Nothing but lies.

 

住大车店,隔壁是流光溢彩的歌厅,小武在里头唱《心雨》,小姐把短裙提了又提,屁股直勾勾戳向司机的眼睛。旅馆老板来自陕西,年轻时从军至此,开着飞机在这沙漠上转,也送飞机去过遥远的阿穆尔河。现在,风沙蚀黄了他的眼睛。公路沿线每四公里有水井点,负责防沙绿化带的供水,物资给养每星期送一次,去年他负责某个点,每个月可以净挣下一千多。谈到现在的经济环境,他说:国家现在就是维持着,先维持着。

评论
Top

© 拉屎不忘造纸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